顶点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82章 元帅的小乖崽(7)(1)

    摸不准孩子什么意思, 但秦渝本身还是很想借此凑近一点点的。

    于是,在陈琦充满疑惑以及震惊以及各种心底活动喷井式爆发的时候,秦渝在抱着小一一, 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往顾蕴书旁边挪了挪。

    又挪了挪。

    察觉到那带着冷香的气味,不仔细嗅甚至不能闻见那一丝丝的香味, 顾蕴书本就黑沉沉的眸子颜色加深。

    他垂眸,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勾起一个柔柔的笑,点了点希希的小鼻子, “好了,这个距离够近了吧?”

    “够啦!”希希小朋友看着爸爸们近乎靠在一起距离,心满意足地开始看这些虚拟的衣服。

    他拉了拉大爸爸,又拉了拉小爸爸, 语气非常好奇, “我怎么看呀?”

    小朋友长大了,不说崽崽了。

    顾蕴书心底莫名闪过了这句话, 竟然有了些许的遗憾。

    不过他还是低头对着小朋友解释起来,“注意这里,你们可以通过这个虚拟键盘进行操纵, 有喜欢的就打个勾, 爸爸让这些衣服留下来。”

    秦渝略微颔首,故作自然地凑近低头的三个人, 语气淡淡, “如果选不出来可以多勾几个, 大不了一天三套。”

    好家伙, 这真的是他们那总共衣服也没有十套的元帅?

    陈琦凑了一耳朵, 听着他们元帅的那语气,仿佛自己就是那一天换了五套衣服的大小姐,非常地平静。

    但是这话从铁血元帅嘴里说了出来,就非常地不对劲啊!

    陈琦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用余光瞥了眼和谐的一家四口,心中激起了惊涛骇浪。

    不过一家四口并没有因此收敛,甚至动作不加掩饰,就差告诉这位下属,他们是一对了。

    希希听着大爸爸的教导,一边小心翼翼地尝试。

    他点了点虚拟键盘,面前的虚拟衣服就像是被挪动一般,乖乖巧巧地飘到他面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给他展示起来。

    希希被惊了一下,下意识抬头看两个爸爸,眼底带着期待。

    大爸爸弯着眼睛,轻轻笑了下,“厉害了。”

    小朋友备受鼓舞,用小脑袋蹭了蹭大爸爸的手心。

    然后,一言不发的一一同学也察觉到自己脑袋一沉,好像有什么东西攀附了上来。

    略微抬头,是他一声不吭但是表情暗藏期待的小爸爸。

    一一同学沉默了下,也乖乖地蹭了蹭小爸爸的手,秦渝心满意足了,总算淡定地放下手。

    两个小朋友都不是小笨蛋,希希更是只在学习上笨,这种小玩意儿他懂得很快。

    几乎第一时间就开始动手挑选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码不准上司的意思,陈琦送来的衣服里还有女装!

    各种漂亮的小裙子!

    每当希希停留目光在这些小裙子上的时候,两个大家长都会莫名地提起心来。

    还好,小朋友只是略微看了眼,没有过分地追求,继续看下一件了。

    小朋友看着看着,叹了口气,“这些小裙子好漂亮哦。”

    一一有些惊讶:“你想穿?”

    “希希不想呀,”希希摇摇头,指了指现在看见的一件深蓝色的公主裙,语气天真可爱,“以前希希也有好多好多漂亮的小裙子,都是大爸爸帮我买的!”

    默默偷听八卦的陈琦:“!!!”

    第一次给孩子看衣服的陛下:“???”

    一一歪了歪脑袋:“不对,那次是小爸爸花的钱,大爸爸说他没钱的。”

    “对哦!”希希反应过来,略微瞥了眼一声不吭的两个爸爸,又叹了口气,“大爸爸这次,又穷了嘛?”

    一直被cue的大爸爸忍无可忍,皮笑肉不笑地接话,“大爸爸是帝国之主,知道什么是帝国之主吗?”

    希希下意识看向哥哥和小爸爸。

    秦渝一听就知道顾蕴书想要放什么屁,他顺口接话,给足面子,“帝国之主就是负责整个帝国子民吃饭讨生活的人。”

    “哇!”希希拉长语调,看着大爸爸的眼神带着怜悯,“那大爸爸,确实好穷的。”

    顾蕴书不解:“嗯?穷?”

    一一想了想,声音小小的:“养这么多人,闲钱都没多少了。”

    顾蕴书:“。”

    好家伙,这个思考角度,真不愧是他儿子!

    大儿子说完,似乎意识到当着好面子的大爸爸面前说他没钱不好,所以吞住了更多的解释。

    反倒是秦渝,心情很好地勾起嘴角:“你若是喜欢小裙子的话,也可以买。”

    在这个帝国,拥有两个位高权重的父亲,希希拥有足够的资本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过六岁的小朋友已经不稀罕穿小裙子啦!

    希希摇晃着小脑袋,小大人似的:“不用啦,希希知道爸爸喜欢漂亮可爱穿小裙子的希希,但希希长大啦,不能穿小裙子的。”

    顿了顿,小朋友想到了自己那段黑历史,突然对着两个爸爸眨巴眨巴眼睛,“希希,希希的照片……”

    两个爸爸有些茫然,试探道:“你想拍照?可以,这次我们光脑全程录像,想截取多少照片截取多少照片。”

    希希沉默了下,低着脑袋不说话了。

    他想起来了,两个爸爸这一世不认识他,肯定也不记得以前拍了自己好多好多的照片。

    所以,那些自己穿女装的照片,小朋友暂时是见不到的。

    但是不代表黑历史不存在呀!

    六岁的希希不喜欢小裙子了,喜欢看别人穿小裙子!

    不知道是不是希希瞬间变得过分沉默,让两个爸爸怀疑自己说错了什么,他们互相对视一眼,都看见了眼底的疑惑与不解。

    整个过程应该没什么问题,那就是希希以前爸爸造成的了。

    虽然他们也愿意相信那些就是他们,但又不是他们,至少他们可不愿意给以前的自己背锅。

    两人心底思忖了一下,决定从好下手的哥哥入手。

    “一一有喜欢的吗?”顾蕴书漫不经心地问,“喜欢小裙子的话,也是可以的。”

    秦渝补充道,“放心,帝国没谁会说闲话。”

    一一细长的手指一顿,他缓缓抬头,眼底带上一丝茫然:“我吗?”

    “对啊,”顾蕴书笑吟吟地看着小盆友,“不必不好意思,爸爸都懂的。”

    并不是不好意思只是有些奇怪的一一沉吟半晌,“可是,我没穿过女装呀?弟弟才穿……”

    “不许说!”已经知道男孩子不穿女装的小朋友气呼呼地抬头,“希希才没有!”

    一一不说了,只是眨眨眼,“一一不穿女装。”

    希希鼓了鼓腮帮子:“希希也不穿的!”

    “那就不穿,”顾蕴书好笑,“只是以为你们喜欢而已,不穿便不穿吧。”

    他看得开,不管穿不穿都是小朋友弥足珍贵的记忆,问一句不过是怕他们错过自己喜欢的东西罢了。

    不过相比起两个自觉没事的大人,家里唯一穿过女装的小朋友有些不开心了。

    六岁的希希不喜欢女装,四五岁的希希喜欢,但已经过了好多好多年的小朋友注定找不回当时的喜欢。

    甚至,还会被美好的记忆覆盖,觉得自己穿女装肯定不是自己的问题。

    于是……

    小朋友纠结地抬头,“为什么只有希希穿女装呀?”顾蕴书想了想,迟疑试探:“因为你可爱?”

    可爱的希希腼腆笑笑,不过很快又摇摇头:“那,那哥哥也可爱呀!”

    小朋友说着,振振有词,“怎么可以,可以只有希希穿呢?”

    两个爸爸也想知道为什么。

    他们脑中自动浮现了希希穿女装的那些照片,但手里是没有的。

    他们也想知道,为什么希希穿了,一一没穿。

    像他们那么恶劣的性子,既然看见一个崽的了,肯定也有另一个崽的吧?

    隐隐觉得自己要落入陷阱的一一解释道:“因为你喜欢漂亮的衣服,那些衣服很漂亮,所以希希你就穿了,我穿的和你的是一样款式的。”

    希希眨眨眼:“那,那哥哥喜不喜欢漂亮的衣服呀?希希超级喜欢的!”

    被套路的哥哥顺嘴道:“喜欢的。”

    小朋友高兴了:“那我们选漂亮的小裙子吧!哥哥穿给希希看,好不好?”

    一一僵硬住了,小脑袋缓缓打出一个小问号。

    他喜欢漂亮衣服,但不喜欢小裙子呀。

    希希还在央求哥哥,他小脑袋转得可快啦。

    黑历史这种东西,大家都有,那就不叫黑历史啦!

    希希不知道什么是黑历史,但希希知道,等自己长大了,自己两个总爱逗崽骗崽的爸爸们,肯定不会同意将这些照片给他的。

    怎么也会自己留一份。

    小朋友一个人看着自己粉嫩嫩穿小裙子的照片,多羞羞啊!

    有了一个哥哥就不一样啦,这是家族传统!

    希希越想越觉得可以,所以,心机崽崽非常主动地凑近哥哥,用小脑袋搁在哥哥的胸口,语气然软乎乎的:“好不好嘛?哥哥你最好啦!”

    软乎乎的小胖崽有什么坏心思呢?

    他只是想和哥哥有一个闺蜜装而已呀!

    一一哥哥是经不住弟弟的央求的。

    因为一一哥哥没原则。

    但一一聪明的脑袋瓜也开始转悠了。

    他要是真的穿小裙子了,等无良大爸爸也恢复记忆,肯定第一时间拿来取笑他,逗他满脸红。

    那……

    一一点点头,看向大爸爸,声音软糯糯的:“要是大爸爸也穿,我就穿。”

    无辜被殃及的看戏陛下:“?什么?”

    他穿什么?

    顾蕴书觉得自己必须强调一下:“我不喜欢小裙子!”

    不过晚了。

    小胖崽已经不要脸了!

    他转身抱住大爸爸,声音非常雀跃:“可是,可是这是亲子装欸!你不想,不想和希希,拍一样的全家福嘛!”

    顾蕴书嘴里简直要发苦了。

    他当然想拍全家福,甚至想跟秦渝拍结婚照,但这不代表他想穿小裙子啊!

    顾蕴书甚至觉得小朋友的到来,是因为自己以前作恶太多,才出现的报应。

    偏偏对上这个才见了不到一天的小朋友,他心口就软成一片,别说是训斥,就是拒绝的话语都说不出口。

    若不是顾蕴书自己意志力坚定,是个3s的alpha,现在怕是已经脱口而出可以了!

    秦渝从看着小坏崽套路哥哥时,就隐隐察觉出什么,但他没开口,甚至没插话。

    作为一个不善筹谋政斗的元帅,秦渝一向明白什么叫明哲保身,巴不得现在立刻有公事缠身立刻离开。

    所以他在小朋友集体围攻顾蕴书的时候,朝着陈琦使了个眼色。

    陈琦原本还津津有味地听着八卦呢,看见元帅的眼神瞬间直立起来,给元帅行了个军礼,然后低着脑袋转身就准备出去。

    他知道,这时候,他应该在车底,不该参与进去元帅一家的欢声笑语。

    知道得太多,是不好的。

    陈琦非常地有自知之明,也看得懂别人的眼色。

    其实只是想让对方找个借口让自己短暂离开的元帅张张嘴,低头开始摆弄智脑。

    “这怎么能算全家福呢?”耳边,陛下的声音酥酥麻麻又带着磁性的笑意,“全家福得四个人穿一样的啊,大爸爸可做不了主呢。”

    他轻声细语的,说得自己像个小白莲一样可怜,倒是笑吟吟地将皮球推到了秦渝身上。

    秦渝输入字符的手指一顿,察觉到不好。

    一一率先拉住爸爸的手,顺带遮住了那腕间的智脑,抬头,小脸上干干净净的:“爸爸?”

    “你想不想和崽崽拍全家福呀?”希希软乎乎甜滋滋地问爸爸。

    秦渝:“想,但是……”

    “耶!”希希高兴得跳起来,紧紧抱住顾蕴书的脖子,蹭蹭,“小爸爸说,他同意啦!”

    秦渝:“……?”

    他企图再解释:“我没说完,我是说我……”

    他的话语被止住了。

    低头,自己怀中的大崽难得透露出了一股子期待,特别满,仿佛双眼中的宇宙缀满星辰,连骄阳都会逊色。

    亮晶晶的眸子深处,带上了难以言喻的欢喜与松快。

    秦渝那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他定定地看着小朋友的脸,鬼使神差道:“只要陛下没意见,我就没意见。”

    刚把皮球踢过去的顾蕴书:“?”

    我去,铁血元帅是真的不在意啊?!!

    陛下开始有些慌乱了,因为陛下真的真的不想穿小裙子!

    一向拿别人当枪使的顾蕴书第一次体会到了焦虑的感觉。

    他不得不靠强大的精神力,和秦渝暗暗沟通。

    “你真的同意了?”

    那满满的难以置信的语气,哪怕是通过精神力传播,都能听出来。

    本来秦渝也是不愿的,只是为了孩子妥协一次,但听见有人比自己还要不愿后,他淡定了。

    “怎么,你不愿?”秦渝团了团小崽子,“不愿就不愿吧,我和小孩儿说说,我陪他们拍。”

    秦渝传精神力的时候,懒悠悠的,不紧不慢,让顾蕴书气得牙痒痒,偏偏又无可奈何。

    “谁说我不愿?”顾蕴书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去宫里,我拍。”

    秦渝不自觉勾起了一抹笑。

    顾蕴书更加无奈起来。

    子女都是债,早知道如此,他们当初就不该顺着孩子,让孩子穿女装拍全家福!

    不对。

    顾蕴书想起这全家福跟他没关系,跟前世的他才有关系,不由得恨得牙痒痒。

    亏了!

    经过一下午的挑选后,小朋友们也选完了自己想要的衣服。

    很多,小朋友一天三件都换不完,但看着就很高兴。

    同时,两个小朋友也挑选了两套女装,两套男装,要给爸爸们做样板,去做大人的衣服,拍全家福。

    已经认命的两个爸爸没有在这上面耍手段,就是图纸只是交给了机器人。

    他们是绝对不会将这件事透露出半分的!

    但是怎么办呢,看着小朋友们开心的笑脸,两个爸爸又觉得这是值得的。

    只是一次女装而已,说到底也不过是一种展现衣服的样式罢了。

    比起这个悄无声息的女装行程,帝国之主降临元帅府的消息才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论是帝国哪个党派,都对这件事开始了最细致的分析。

    按理说,军部和帝国最近越闹越僵,两位代表更是不可能出现和解,那陛下前往元帅府是要做什么呢?

    化冰?挑衅?

    不论如何,他们都知道,两位的决策,决定了日后帝国的局势和发展。

    所以,他们都股足了劲,四处走动起来。

    陛下那边一向没有亲近的人,不可能打探到消息,当然,那位喜怒无常的陛下也不可能给他们打探的机会。

    那就只有……元帅这边了。

    作为元帅最忠心的下属,陈琦已经被好几个公爵拜访了。

    而今天,他拒绝了第三个人,也是帝国唯一一位亲王,克里亲王。

    陈琦撇撇嘴,“这种捕风捉影的消息,也值得他亲自上门?深怕那位陛下不知道他到底什么盘算?”

    “这不是重点,”熊轲虽然大大咧咧,但是对这种事门清,“重点是元帅的态度,只要元帅这边不准备顺着陛下,陛下再疯,也不会动这位唯一的亲王殿下。”

    谁知道他们元帅会不会因为和陛下的龌龊,决定扶持亲王上位呢?

    这就不得不提帝国的制度了,往常,帝国一向是君主立宪制为主,首相是最大的决策人,能跟首相相竞争的,只有那位一直以来都掌控实权的元帅大人。

    而在几十年之前,陛下杀父即位之后,一切都变了,首相更是被这位手段狠厉的帝王给斩杀在宫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