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80章 元帅的小乖崽(5)(1)

    并不知道一向性情多变难以伺候的陛下做下了什么样的决定。

    秦渝带着两个孩子一路坐着飞行器回到了家。

    虽然一路上, 他们还是隐隐有着一股陌生感,但秦渝心底却莫名地知道,这两个孩子确实和他有关系。

    哪怕不做亲子鉴定, 他也能笃定,他们是不一样的。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

    希希安全和爸爸哥哥会面后,整个崽都放松了许多, 乖乖巧巧地趴在哥哥的肩膀上, 眼睛亮亮地,一个劲儿地看着窗外的那些美景。

    “哇!”小朋友目不暇接地望着这些高科技,声音中全是惊叹,“好, 好漂亮!”

    他的声音吸引到了一一, 一一下意识地扭头看向窗外,外面,由于飞行器的高速行驶, 已经只剩下快速游动的残影。

    但隐约中, 这些飞速流逝的影子中,还能看见以往从不会见到的奇观。

    巨大的机械样高楼伫立,各式各样地直通云霄,路边也有同样速度的飞行器在相互攀比着行驶,时不时还能看见一个变形金刚般的机器人一晃而过。

    希希好奇抬头问爸爸, “那个,那个是机甲嘛?”

    “嗯,”秦渝瞥了一眼,语气淡淡, “那是民用机甲, 没多少攻击性。”

    他儿子当然得驾驶最好的机甲!

    秦渝想着, 已经开始构思要找哪个大师给孩子做私人订制了,务必要求机甲美观大气性能足。

    一一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担心,“会不会很危险啊?”

    上个世界他们因为一个小箱子就差点出不来,这个世界这么危险,他们外出会不会不安全?

    “别担心”,秦渝眉眼柔和了些,抬手揉了揉孩子的脑袋,“我会保护好你们的。”

    若是他们一个元帅,一个帝国决策人,都没能将小朋友给照顾好的话,那这职位他们不要也罢。

    话语间,飞行器已经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元帅府大门口。

    “到了,”秦渝想到自己剩下的那一半衣帽间,到嘴边的话语瞬间变了,“先下车,去选自己想要什么衣服,然后……”

    希希饶有兴趣地抬头。

    秦渝面不改色,“去锻炼。”

    希希:“???”

    锻炼?

    他还是个六岁的宝宝啊!

    秦渝看着小朋友难以置信的样子,不由得开口解释道,“开机甲首先得有一副健康的体魄。”

    希希拍拍胸脯,“我很健康的!超强!不信你问哥哥!”

    “对吧哥哥?”小朋友仆眨着眼睛,期待地看着哥哥。

    一一想了想,点了点头,“对的,我们很健康的!”

    实不相瞒,一一也不喜欢锻炼,但是为了保护爸爸和弟弟,他愿意经常去锻炼

    所以一一补了一句,“爸爸锻炼我吧,我可以更健康一点。”

    秦渝眼皮一掀,手指握拳一下打在了飞行器的内部壁缘上。

    那看着十分坚固的墙壁发出了砰地一声巨响,很快,在小朋友的眼睛里,一个微亮的光从里面透了过来。

    偌大的飞行器,被这轻描淡写的一拳,砸出了一个洞。

    “警告,警告,检测到有恶意力量袭击飞行器,请立刻进行支援。”

    “警告,警告……”

    忽视掉这聒噪的电子音,秦渝收回手,言简意赅,“看见了?”

    两个小崽子呆呆地点了点头。

    秦渝颔首,“这才叫健康。”

    小朋友们陷入沉默。

    原来,他们以前一直都是虚弱吗?

    小崽子的世界观似乎受到了冲击。

    小爸爸没感觉,他是真觉得这样才能勉强算健康,毕竟他都没用力。

    小宝贝们也都六七岁了,连力都出不了,谈什么健康呢?

    所以他抱着两个小崽子准备下车的时候,看见外面乌泱泱的一大片人,心底还是有些疑惑的。

    “元帅!”陈琦慌慌张张地举着大炮,看见秦渝平安落地了,这才松了口气,“您没事就好!”

    秦渝疑惑,“能有什么事?”

    “当然会有事了!”熊轲呱啦呱啦地,“元帅,您的飞行器可是经过研究院那群呆子改造过的,这坚硬程度在咱帝国也就三辆!咱这边突然检测到飞行器被击穿个洞,可不得担心吗!”

    说完,他急急忙忙地用目光扫描着秦渝,“您老没出事吧?不对,”

    熊轲看着秦渝去一趟皇宫,怀里多出来的两个小崽子迟疑,“这是……”

    秦渝脑子一瞬间有些混乱,顺口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我儿子,还有事?”

    静默,全场都静默下来。

    在元帅冰冷刺骨的信息素影响下,所有的士兵都默默后退一步,整齐地摇头,“没事了!”

    秦渝略微颔首,“飞行器拿去修一修,陈琦记得给我把衣帽间填满,尺寸……”

    他瞥了眼小胖崽,熟练地说了一串数字,然后抱着孩子大步离开。

    陈琦看了看他们元帅一如既往冷硬的背影,又看了看飞行器上那个小巧的洞,瞬间福灵心至,“这不会是元帅自己打的吧?”

    熊轲摸摸下巴,“有可能。”

    “图什么,”陈琦郁闷,“恐吓自己儿子?”

    他往里探了探,确实没察觉到有第三个人。

    熊轲神情严肃,“应该是。”

    陈琦忍无可忍,“你就没别的话说了?”

    “有,”熊轲目光疑惑,“奇了怪了,咱小少爷的体质这么高吗?竟然能被元帅抱着来来往往。”

    陈琦:“……难道不应该聚焦在元帅为什么会有个儿子吗?!”

    他这个常伴近五十年的副官怎么一无所察?

    一一乖乖地趴在爸爸的肩膀上,聪明的小脑袋瓜已经将事情给分析透彻了。

    他板着一张脸,蹭了蹭爸爸的脸,语气严肃,“你又骗我们了。”

    “我骗什么了?”秦元帅疑惑。

    一一轻轻眨了下眼睛,“你说,能将那机器的壁打开一个洞的才算健康,但是你的下属都打不开的。”

    秦渝刚想骗一骗小朋友,一一就开口了,“他们说车子很坚硬,全帝国只有三辆,而且看着我们很惊讶,说明车不是一般人可以砸开的,我们不能拿这个当健康的标准。”

    小朋友一直观察着,那些叔叔们眼底的震惊过于浓厚,一一想不知道都很困难。

    而稀少也让他进一步明白,能锤开一个洞的,估计真的只是少数。

    “他们只是小题大做而已,当然可以锤开,”秦渝面不改色地圆谎,“你们不是要开机甲?开机甲需要的健康和普通人的健康是不一样的,我秦渝的儿子必须得有开机甲的体魄才行。”

    顿了顿,秦渝顺带拉踩,“不信你们让大爸爸给你们表演,他也能锤开一个洞,但他身体不算健康,上机甲没多久就开始喘了。”

    难得说这么多话,弱势秦渝的那些兵崽子们听了,准要带他们元帅去看医生。

    不过好处也是有的。

    小朋友被忽悠住了。

    他纠结地想了想刚刚的场景,以及那个娇弱到只是接了一下希希就开始面容惨白的爸爸,最终还是偏向了小爸爸说的话。

    让大爸爸证明是很容易的一件事,小爸爸没必要骗自己。

    想通后,一一非常大度地趴在爸爸肩膀上,声音软乎乎的,“对不起爸爸,我错怪你了。”

    有些心虚的小爸爸义正言辞,“没事,是我没科普到位。”

    他抱着不好意思的大崽和不明所以的小崽进屋,默默地给副官又发了几条军令。

    这天,所有军团的军团长都接到了一个政令,要求军团内少尉军衔以上的非文职军官,必须在三个月内达到一拳打透稀金的力道。

    而少将以上的,必须一个月达成目标。

    熊轲苦哈哈地在八卦群里问另外两个好兄弟到底什么情况,却得到了同样苦哈哈的表情。

    思来想去,总不能是因为他们那天看着过分软弱,所以元帅想让他们动动骨吧?

    这也太难了!

    当然,哪怕他们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明白,他们元帅只是想圆谎而已……

    等顾蕴书找到借口来看孩子的时候,望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奇观。

    两个小朋友正在练习室挥汗如雨,他暗恋对象单膝屈起,坐在地板上,懒洋洋地看着两个小朋友。

    在这顾蕴书熟得不能再熟的练习室内,还多了一大块至少十厘米厚的,通体漆黑的稀金。

    顾蕴书轻咳了一声,吸引几人的注意力。

    希希更是泪汪汪地朝着顾蕴书伸出小胖手,“爸爸!”

    顾蕴书含着笑,看向秦渝,“这是咳咳……什么活动?”

    秦渝面不改色,“如你所见,锻炼身体。”

    顾蕴书稍稍皱了下眉,秦渝安排的联系,应该是十岁以上孩童的训练内容了。

    虽然这些练习他三岁就玩透了,但两个白嫩嫩的小朋友真的能做到吗?

    秦渝低头看了眼时间,“好了,休息会儿。”

    小朋友闻言,忙不迭地腿一软跪坐在地板上。

    希希吸吸鼻子,大声喊道,“大爸爸!”

    顾蕴书下意识偏头,“嗯?”

    小朋友语气极速,凶巴巴的,“你,你能一拳,锤开那个,黑黑的东西嘛?”

    虽然不知道小朋友怎么会有这种要求,但顾蕴书察觉到了小宝贝对自己的轻视。

    他虽然看着体弱,但也是一个强壮的alpha!

    不能忍的大爸爸缓缓走到稀金面前,嘴角噙着一抹笑,“这个吗?”

    他手指在稀金上流连,小朋友也顺着他的动作点着小脑袋。

    就连大崽都下意识地竖起了耳朵,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大爸爸。

    像爸爸那么虚弱,应该做不到的吧?

    在万众瞩目下,顾蕴书保养得很好的苍白手指虚虚握成拳,略微抬起,直直地敲击在了这一大块稀金上。

    “砰!”

    一声脆生生的破裂声响起,肉眼可见的,这块稀金再一次破了一个圆润的洞。

    肇事者缓慢地收回手,满脸无辜,“稀金还是很好敲的,努努力你们也能。”

    两个努力了连个印都留不下的崽子:qaq

    原来,爸爸们说的是真的!大度地趴在爸爸肩膀上,声音软乎乎的,“对不起爸爸,我错怪你了。”

    有些心虚的小爸爸义正言辞,“没事,是我没科普到位。”

    他抱着不好意思的大崽和不明所以的小崽进屋,默默地给副官又发了几条军令。

    这天,所有军团的军团长都接到了一个政令,要求军团内少尉军衔以上的非文职军官,必须在三个月内达到一拳打透稀金的力道。

    而少将以上的,必须一个月达成目标。

    熊轲苦哈哈地在八卦群里问另外两个好兄弟到底什么情况,却得到了同样苦哈哈的表情。

    思来想去,总不能是因为他们那天看着过分软弱,所以元帅想让他们动动骨吧?

    这也太难了!

    当然,哪怕他们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明白,他们元帅只是想圆谎而已……

    等顾蕴书找到借口来看孩子的时候,望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奇观。

    两个小朋友正在练习室挥汗如雨,他暗恋对象单膝屈起,坐在地板上,懒洋洋地看着两个小朋友。

    在这顾蕴书熟得不能再熟的练习室内,还多了一大块至少十厘米厚的,通体漆黑的稀金。

    顾蕴书轻咳了一声,吸引几人的注意力。

    希希更是泪汪汪地朝着顾蕴书伸出小胖手,“爸爸!”

    顾蕴书含着笑,看向秦渝,“这是咳咳……什么活动?”

    秦渝面不改色,“如你所见,锻炼身体。”

    顾蕴书稍稍皱了下眉,秦渝安排的联系,应该是十岁以上孩童的训练内容了。

    虽然这些练习他三岁就玩透了,但两个白嫩嫩的小朋友真的能做到吗?

    秦渝低头看了眼时间,“好了,休息会儿。”

    小朋友闻言,忙不迭地腿一软跪坐在地板上。

    希希吸吸鼻子,大声喊道,“大爸爸!”

    顾蕴书下意识偏头,“嗯?”

    小朋友语气极速,凶巴巴的,“你,你能一拳,锤开那个,黑黑的东西嘛?”

    虽然不知道小朋友怎么会有这种要求,但顾蕴书察觉到了小宝贝对自己的轻视。

    他虽然看着体弱,但也是一个强壮的alpha!

    不能忍的大爸爸缓缓走到稀金面前,嘴角噙着一抹笑,“这个吗?”

    他手指在稀金上流连,小朋友也顺着他的动作点着小脑袋。

    就连大崽都下意识地竖起了耳朵,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大爸爸。

    像爸爸那么虚弱,应该做不到的吧?

    在万众瞩目下,顾蕴书保养得很好的苍白手指虚虚握成拳,略微抬起,直直地敲击在了这一大块稀金上。

    “砰!”

    一声脆生生的破裂声响起,肉眼可见的,这块稀金再一次破了一个圆润的洞。

    肇事者缓慢地收回手,满脸无辜,“稀金还是很好敲的,努努力你们也能。”

    两个努力了连个印都留不下的崽子:qaq

    原来,爸爸们说的是真的!大度地趴在爸爸肩膀上,声音软乎乎的,“对不起爸爸,我错怪你了。”

    有些心虚的小爸爸义正言辞,“没事,是我没科普到位。”

    他抱着不好意思的大崽和不明所以的小崽进屋,默默地给副官又发了几条军令。

    这天,所有军团的军团长都接到了一个政令,要求军团内少尉军衔以上的非文职军官,必须在三个月内达到一拳打透稀金的力道。

    而少将以上的,必须一个月达成目标。

    熊轲苦哈哈地在八卦群里问另外两个好兄弟到底什么情况,却得到了同样苦哈哈的表情。

    思来想去,总不能是因为他们那天看着过分软弱,所以元帅想让他们动动骨吧?

    这也太难了!

    当然,哪怕他们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明白,他们元帅只是想圆谎而已……

    等顾蕴书找到借口来看孩子的时候,望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奇观。

    两个小朋友正在练习室挥汗如雨,他暗恋对象单膝屈起,坐在地板上,懒洋洋地看着两个小朋友。

    在这顾蕴书熟得不能再熟的练习室内,还多了一大块至少十厘米厚的,通体漆黑的稀金。

    顾蕴书轻咳了一声,吸引几人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