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49章 顶流的小乖崽(完)(1)

    大人那边笑闹成一团, 而观众也更加期待小朋友们对爸爸们的回答。

    只可惜这部分是之后的剪辑视频里才能出现的,他们也只能抓耳挠腮地等着。

    在小帐篷里,六个崽崽依次坐在板凳上, 大多数的孩子心底都有些紧张, 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带他们来这里。

    “不用紧张, 就是和你们聊聊天,”导演笑眯眯的,问了小朋友们第一个问题,“小朋友们参加节目,好不好玩呀?”

    六个小朋友异口同声:“好玩。”

    当然, 导演察觉到部分小朋友脸色紧张, 知道是吓到他们了,不得不开始扯一些题外话,让小朋友的注意力转移。

    还好, 黄导是个经常和孩子沟通的, 在他的刻意引导下,大多数的小朋友都放松下来, 也开始回答他的问题了。

    “对这几天, 都有什么感受呀?”

    瞬间所有的欢笑又戛然而止, 看得黄导心疼不已。

    福利院的孩子, 大多还是早熟的。

    正在他准备继续给他们放松时, 希希举了举自己的小手, 奶声奶气的:“崽崽, 不喜欢节目!”

    黄导下意识问:“为什么?”

    希希一本正经:“因为他们看,看崽崽, 崽崽都, 不能助攻啦!”

    一一哥哥说, 助攻得悄悄的,不着痕迹的才能成功。

    希希助力了好几次,谁知道这几次都没怎么成功。

    聪明的小宝贝正确归因,猜到自己肯定是因为没有悄悄的!

    他说着,还给叔叔阿姨们解释:“崽崽任务,很重哒……”

    “希希的意思是,一直跟着摄像头走会有些紧张,”一一加以润色,“所以不太喜欢摄像头,但这几天还是很开心的。”

    “对哒!”希希点点头,尽管他没听懂哥哥说的是什么意思。

    黄导却被希希的话语给吸引了:“助攻是什么意思?”

    没等一一开口,希希就高高兴兴地大声道,“崽崽要帮,大爸爸追,小爸爸!”

    黄导:“!!!”

    不过,等希希说完,才发现自己好像一不小心就将大爸爸卖出来了!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哥哥,哥哥面无表情,希希放心了。

    看来他没说错话。

    黄导哭笑不得:“那,待会儿小宝贝能单独给叔叔说说,你是怎么助攻的吗?”

    希希晃荡了下小脚:“好的呀~”

    不过希希注意着呢,他比了个特别少的手势,“只能,一丢丢!”

    这惹得他们又是一阵笑。

    还好有了希希的这些话语,大多数的小朋友还是放松了,缓缓地放开,说一些自己这些天的高兴与不高兴。

    大家都是四五岁的孩子,尽管早熟,却也没谁能真正地看脸色做事,更没谁能在这个年纪面面俱到。

    在放松的时候最容易吐露心扉,加上导演不着痕迹的引导,他们还是说了很多很多的话语,将这些天的高兴与不满发泄了出来。

    这些童言童语不一定都会被放出去,但在这个时候,他们倾泻了出来,一定会是最放松的时候。

    黄导主持着这一场儿童茶话会,很久之后,茶话会结束,黄导这才找助理送他们一一离开。

    说是离开也不确切,准确说,福利院的四个孩子,会暂时在节目组提供的酒店睡一晚,而其他有了爸爸的孩子,就会被带着去找爸爸,按照嘉宾们的喜好,是提前走,还是住一晚。

    希希以为自己也会去的,不过走到一半,工作人员突然告诉他,爸爸们在忙,只能暂时带他们去找经纪人。

    工作人员刚刚解释完,面前就站着两个任劳任怨的经纪人,两个崽都认识。

    希希不高兴,但还是很礼貌地和经纪人问好,然后对着徐哥道:“叔叔,崽崽的爸爸,去做什么了呀?”

    徐小明下意识道:“告……他们让我告诉你们,他们现在正在忙工作,今晚可能很晚才能回去,让你们可以提前睡觉。”

    小宝贝下午游泳回来,已经被洗干净了,今天可以不洗澡,直接上床。

    所以爸爸们的作用也变小了,让崽崽们有人守着睡觉就行。

    希希张张嘴,转而可怜兮兮地拉着徐小明的衣摆,“叔叔,崽崽今天害怕,看不见爸爸,睡不着。”

    徐小明挠挠头,想了想:“那……我陪你睡?”

    希希鼓起了腮帮子。

    一一捏捏希希的手指,淡定问红姐:“红姨,我爸爸是赶去剧组了吗?”

    “不是,”红姐揉揉眉心,“你爸去忙人生大事了。”

    她知道这个小朋友心思转得快,能明白很多同龄人不懂的东西,相比起徐小明的隐瞒,她直截了当地告诉一一,也免得待会儿孩子不好哄。

    白珩都哄不好,她一个外人怎么可能哄得好?

    红姐补充道:“所以今晚爸爸们很忙,你们先跟我们回去,好不好?”

    一一缓缓睁大了眼睛,问:“人生大事?”

    徐小明暗暗叫糟,压低声音凑近红姐:“你怎么什么都跟孩子说,这东西是孩子能听的吗?”

    红姐辩解:“一一懂事很多,他肯定能懂,不告诉他们哭了我们能哄好?”

    这倒是……

    徐小明想着,刚想随口给一一解释一下,让一一不要太担心什么的,不过小朋友比他反应还快。

    一一非常自信地转头拉着希希的手,“乖哦,哥哥带你去找爸爸。”

    希希高兴地蹭蹭哥哥:“可是,可是叔叔说……”

    “我知道他在哪,”一一面容淡定,“走吧。”

    他们一前一后地绕过两个瞬间石化的大人,一一还很礼貌地对着红姐说,“谢谢红姨,我们就去今天待的小溪旁边走一圈,你们不放心可以跟着去。”

    这一片区是风景区,基本上每个地方都有防护措施,他们要去的地方离这里也就五分钟距离,不算远。

    红姐和徐小明想了想,还是答应了,跟在他们身后一起去,就几分钟的路程,小朋友见不到人自然就回来了。

    她更好奇的是,为什么一一可以这么淡定地表示,他知道他爸去哪了?

    在他们稍稍靠后的跟随时间里,希希还特别好奇地问了哥哥,“哥哥,什么是,人生大事呀?”

    一一想了想,通俗易懂,“就是你助攻,助攻后爸爸要向小爸爸告白了,这些事情都是爸爸的人生大事。”

    红姐:“!!!”

    “噢噢,”希希恍然大悟,瞬间福至心灵,“所以,崽崽是去,抓,抓……”

    “不是抓奸,是去看爸爸向小爸爸告白,”一一纠正小朋友错误用语,“动物世界没有捉奸啊?”

    希希骄傲地挺起小胸脯:“崽崽看电视,知道哒!”

    一一:“好厉害,不过下次不能这么说了。”

    希希听着哥哥的拒绝,鼓了鼓脸颊,很快泄气:“好噢。”

    希希不能说的话,好多哦!

    他们跟着一路往里走,就在红姐忍不住想让小宝贝们回去的时候,红姐看见了些许的闪光。

    她面前的两个小宝贝脚步停住了,大宝贝非常冷静地找了个大树,带着小宝贝钻到了大树后面,用眼神一眨不眨地看着红姐。

    红姐瞬间了然,拉着徐小明也找了个地儿躲着。

    差不多一分钟后,希希忍不住用气音问哥哥:“做什么呀?”

    哥哥用气音回答弟弟:“等爸爸。”

    他说完,面前一圈的闪光越来越亮,他们这边也看得越来越明显,是一圈围成心形的蜡烛。

    在蜡烛里面,放着一圈又一圈满满当当厚厚的红色玫瑰。

    真的,太土了,一一都怕他爸这次告白失败。

    想着,一一低头叮嘱弟弟:“待会儿,我不说就不准出去哦。”

    希希虽然不明白,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他超级听哥哥的话的!

    大宝贝给爸爸们排除了各种困难,总算安心地窝在大树背后等爸爸了。

    差不多又过了一分钟,他们隐隐听见了一点脚步声。

    随之传来的,还有熟悉的两个青年声,一个略微冷淡,一个满是温柔。

    “到了不就知道了,我还会坑你不成?”

    “别给我说黑灯瞎火的你想告白。”

    “那咳咳,你到了就知道了。”

    简单的对话结束,他们细细簌簌地往目的地走,虞然的视野中渐渐出现了些许的亮光。

    他心底对于那个猜测更加笃定,不由得心慌意乱起来。

    怎么办,他也是安排了今天告白,怎么就这么巧?

    虞然想到自己的安排,还差那么点时间,瞬间停住了脚步,非常坚定地不继续往前走。

    不行,他必须先告白,体现出自己男人的气概!

    白珩见面前的人突然推不动了,更加疑惑:“怎么了小虞儿?”

    虞然努力镇定下来:“我记得,小胖崽他们好想要结束了,我们先回去接人?”

    他当然不会会去接人,不过往回走一分钟就够了,一分钟!

    谁知,白珩竟然以为虞然不想接受他的告白,所以找出的烂借口。

    小朋友早就结束了,他们俩心知肚明!

    他垂眸,被遮挡住的眸光都显得暗淡起来:“小虞儿,你……不想……”

    “不是!”虞然盯着白珩这么久,自然知道白珩说的是什么,他着急得不行,可他……

    想了半天,看着白珩渐渐偃旗息鼓的样子,他咬牙,拉着人往前走。

    “我就是临时想到了点什么,别多想。”虞然说着,脸色不太好,尽管他已经足够宽慰自己了,但还是会不太高兴。

    他策划了很久的表白。

    他们一路拉扯着到了白珩安排好的表白地点,大把大把的红色玫瑰在夜色中被烛光照得闪亮,仿佛一个个怒放的小心思,告诉着来者它的意义。

    在红色玫瑰上,隐隐看见些许的蓝色荧光粉,镌刻着虞然的开头字母和白珩的开头字母,大大方方地摆放着。

    最惊奇的,是在他们刚刚到达目的地后,周围突然飘出了零星的萤火虫,这些萤火虫一只只地飞进来,在周围缓缓地飞着,最终飞散开来。

    现在已经很少能看见萤火虫了,对方能找来,显然费了一番功夫。

    虞然眼眶微红,想起来自己曾经说,喜欢乡下的那种氛围,看着天上的星星和地上的萤火虫,会有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

    何必挣这个先后?明明他们都在,为自己的一生挚爱,献出最美的美好。

    “我……”

    “我知道,”白珩却冷静了下来,自顾自解释,“是我不好,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些虚的,但是因为我喜欢,我按了我的想法布置了一次告白。”

    顿了顿,他摇头失笑,“没想到搞砸了。”

    说不沮丧是假的。

    他准备了很久,参考了很多的意见,最终还是选择了这最直接的一种,他甚至将戒指藏在了玫瑰中间,在每一朵玫瑰中央,都放了或多或少的小东西。

    都是他想要给虞然的未来东西的缩小版。

    也是他对虞然一生的承诺。

    可他还是忽略了,虞然可能不喜欢这些。

    白珩垂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知道这一次的告白算是失败了。

    明明他们已经心意相通,偏偏这些庄重正式的东西一个没有,白珩内心甚至患得患失起来。

    他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我……”

    “我喜欢的,”虞然一直沉默着,听着白珩的话语,他才缓慢而又坚定地开口,“我很喜欢他们,不是喜欢蜡烛玫瑰,是喜欢你给我的每一个惊喜,每一次细节。”

    他看见了最近的一个玫瑰里,出现了一个圆形的东西,在烛光的照耀下,他清晰地看见了,这是一张唱片。

    虞然捏紧了手指,对比起对方对自己的用心,他的布置仿佛都平平无奇起来。

    白珩皱眉,摇摇头:“你不用安慰我,其实我知道,这有些土,你肯定不喜欢。”

    “我喜欢!”虞然咬牙,大声地,一字一顿,“我喜欢他们,我不想过来,是因为我有同样的心思。”

    白珩下意识地抬头,身后的小溪上空骤然出现了一束又一束的烟花,每一朵都是如此的靓丽耀眼。

    七彩的烟花成一条线飞向天际,在他们的顶空,骤然炸裂,然后一朵朵,一片片地往下倾泻,像是一条又宽又厚的瀑布一样,毫不犹豫地往下掉落。

    他们是一颗又一颗的流星,也是一只又一只小精灵在空中施加的魔法,将漆黑的夜空映照得更加如梦如幻。

    蔚蓝,浅紫,深紫,浅粉……各种颜色构成了一副绮丽的画卷,又在下一次的响声中,重复着这一轮的童话。

    童话的中央,永远映照着一个单词:love。

    虞然脸颊微微泛红,但还是笨拙地掏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戒指,有些窘迫:“我不高兴是因为,我还没准备好,但你已经……”

    顿了顿,他捏着戒指盒站在原地,因为白珩的不动弹,有些茫然。

    在虞然对面,白珩轻轻抬头,看着天幕上的银河,不由得失了神。

    这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烟花。

    虞然也有些丧气:“我也土,但我只想跟你说,你就像这烟花一般绚烂,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炸一辈子的烟花。”

    他说完,手指捏紧,很紧张地看着白珩:“可以吗?”

    白珩回过神,面色复杂地看着虞然的面容,久久之后,叹了口气。

    虞然脸刚要拉下来,白珩浅浅笑了起来:“输了。”

    “什么?”虞然不明所以地看向白珩。

    白珩低头,自顾自地打开虞然手中的戒指盒,压低声音在虞然耳边轻轻开口:“给我带上?”

    虞然心头一喜,也不在意出现了些许差错了,手忙脚乱地取戒指,套都套不稳。

    等确定戒指安安稳稳地坐落在白珩手指上,顺利安家了,他才松了口气,故意凶道,“接下了,就不许反悔了。”

    “嗯,”白珩声音轻轻的,他拥住虞然,眷恋地蹭了蹭虞然的耳后,含笑道,“我给你的戒指,在最中间的那朵玫瑰里。”

    虞然缓缓睁大了眼睛。

    “还有,”白珩说着,指了指天幕,“虽然我输了点,但我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虞然顺着白珩说的方向看过去,在烟花渐渐停止后,一个接一个白色的孔明灯飘在半空中。

    白珩低哑磁性的声音在虞然耳边响起,“这是我想送你的,121封情书,也是我爱你的,第121个月。”

    “本来想每一封都抄给你的,但是三千多封太多了,一时间誊抄不完……”

    每一封情书都被他重新誊抄在孔明灯的内壁,原本是准备,如果虞然不喜欢,他就靠情书补救。

    没想到,最后虞然也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

    两个告白成功的家长互相看了一眼,眼底都有了一阵情谊涌动。

    白珩稍稍低头,看着虞然闪烁着星光的眼眸,嘴角渐渐勾起,他缓缓凑近虞然,目标明确,想要亲吻那片肖想了很久很久的红唇。

    虞然也被此时此景诱惑着,不自觉地送了上去。

    他们唇齿相贴,在浓郁的夜色中,交换了一个致密缠绵的吻。

    再一次拉开时,虞然盯着白珩水润的唇,舔舔唇瓣,“宝贝不在,今晚开个房?”

    白珩下意识滚了滚喉结,声音喑哑:“可以。”

    他们暂时分开泻火,安排了下后续的事物,拉着手准备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