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47章 顶流的小乖崽(23)(1)

    胡酒将小朋友荣荣送来后, 看了看周围,确定虞然的经纪人在看着,就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对于虞然, 他还是比较放心的。

    胡酒说走就走,小朋友抬头看了看爸爸,也没哭,转头乖乖地走近几步,腼腆地和两个漂亮的弟弟打招呼。

    荣荣今年五岁半, 在座的两个确实是他的弟弟。

    希希眨眨眼, 冒出个小脑袋尖,声音软乎乎的:“一, 一起玩呀?”

    “好!”荣荣弯起了眼睛, 偏黑的皮肤显得他更加地具有精气神。

    徐小明看着三两句话就玩到一块甚至忘记了爸爸的小朋友们, 不由得摇头感慨。

    这小朋友的友谊, 来得可真快啊!

    ……

    这天,虞然工作结束得很早,基本上没多浪费时间, 下午六点多就准时收了工。

    他本来还有些担心小朋友会因为他一下午的失踪而有些难过,没想到才走到门口, 就听见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

    “崽崽,是第一名!”

    “好厉害啊!”

    “嗯,你们都好厉害。”

    三个性格迥异的小朋友不知道在比什么, 传出的声音无忧无虑的, 虞然靠在门口,通过没关紧的缝隙, 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他们在比赛叠纸飞机谁的飞得高。

    希希的纸飞机又大又好看, 一下子就拿了第一名, 第二名是腼腆的荣荣,第三名才是他家的大宝贝一一。

    虞然还想着这个结果不大靠谱呢,门内,希希小宝贝开始笨拙地拆飞机,奶声奶气的:“这次,崽崽要,自己叠。”

    旁边的小荣荣愣了下,也点点头:“我也自己叠!”

    然后,虞然发现,他家大宝贝叠的飞机瞬间就变丑了十倍!

    好家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大哥哥!

    虞然想着,不由笑了出来,发出了轻轻的声响。

    门内,一一第一个抬头,透过不算窄的缝隙看见了虞然,瞬间双眼一亮:“爸爸!”

    “哪里哪里?”希希也小狗勾似的抬头,到处乱看,看见那个藏在心底的想念后,赶忙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门口跑。

    “爸爸!”希希小宝贝猛地抱紧了爸爸的大腿,“崽崽,好想你呀!”

    他用脸颊蹭了蹭爸爸,声音软乎乎的,带着难以忽视的依恋。

    虞然半蹲下来,给了希希一个亲亲:“爸爸也好想你。”

    顿了顿,他看见慢吞吞走过来的一一,挑眉:“你呢?”

    一一看着很淡定的样子:“想的。”

    就是耳朵悄无声息地红了起来。

    他站在荣荣旁边,照顾着对方情绪,没有第一时间就像希希一样扑进爸爸的怀里。

    因为对方的爸爸和自己爸爸玩得好,如果他也扑进去了,就没人陪着荣荣了,这样,爸爸那边就不太好做了。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一一看着露出清浅笑容的小爸爸,心底想:要是他俩都拿到亲亲了,爸爸肯定也会给荣荣一个亲亲,这叫不厚此薄彼。

    但一一,不想让别人得到爸爸的亲亲。

    怀揣着自己的小九九,一一什么话都没说,稳稳当当地站在一旁,对爸爸的招手视而不见,弄得虞然奇怪又疑惑。

    怎么一个下午,小朋友就和他不亲了?

    不过,虞然显然不打算深究。

    他挨个给小朋友摸头,看了下时间,对着荣荣道:“你爸爸应该还在忙排练,可能会很晚,今天先跟叔叔回家,好不好?”

    荣荣有些紧张地捏住自己的衣摆,“要,很久吗?”

    他对虞然还是有些陌生的,会有些害怕。

    虞然看看徐小明,透明人徐哥总算低头联系了下,给虞然比了个手势。

    虞然对着小朋友道,“不久,叔叔带你吃个晚饭和宵夜,爸爸就回来了,两顿饭的事。”

    荣荣松了口气,旁边的希希崽满满的羡慕:“好快哦,崽崽的爸爸,要十四顿饭!”

    虞然张嘴,没好意思说他的十四顿指的是午晚饭,怕小朋友知道时间太长又哭,难哄。

    他转移话题:“时间不早了,我们一起去吃饭,想吃什么?”

    三个小宝贝相互看了看,最终,还是异口同声道:“肯德基!”

    虞然:“……”

    ……

    最终,虞然还是带着小朋友们去吃了肯德基。

    第一天离开大爸爸嘛,还有小客人,虞然表现得大方了些。

    这一路虞然一碗水端平,哪个小朋友都没有抱,让他们自己走的,他和徐小明一人一前一后地护着,没让小朋友们乱跑。

    虞然他们公司楼下不远处就有一家肯德基店,但这个点正是火爆的时候,徐小明担心虞然出场扰乱秩序,被虞然一口给否定了。

    “我伪装得这么好,也不是偶像,有什么好扰乱秩序的?”

    说着,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爆炸头假发,面不改色:“我儿子意愿最重要,放心,我粉丝很懂事的。”

    徐小明欲言又止。

    事实证明,虞然的粉丝确实很懂事,他们看破了虞然那拙劣的伪装却不说破。

    每一个人像是卫士一样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给肯德基营造出一种火爆爆满的假象,让大多数的路人都被劝退。

    他们更像一个有秩序的组织一样,吃完一波换一波,不给店家添麻烦,不给路人可乘之机。

    只不过等虞然走了之后,他又成了一次热搜预定。

    虞然伪装吃肯德基,虞粉的素质有多高

    晚上九点,虞然躺在沙发上看热搜,三个小朋友在楼上一起玩黏土。

    微博上,虞然伪装吃肯德基的那一条热搜居高不下,里面全是一个又一个有质量的视频。

    基本上都是虞然怎么暴躁又面无表情哄崽吃饭的。

    点赞最高的一个,是虞然哄崽。

    拍摄的人坐虞然他们旁边,能从画面里看见希希晃荡着的小脚脚。

    希希看着一个路过路人手中的冰淇淋,奶声奶气地,

    “崽崽想,吃冰淇淋!”

    “不行,”虞然面不改色,“吃热又吃凉,你想我今晚不睡了?”

    希希委屈巴巴,拉了拉哥哥的手,“哥哥,崽崽想吃~”

    哥哥犹豫了下,“乖哦,你看荣荣哥哥都不吃的,我们也得听话才行。”

    被cue到的荣荣茫然抬头,嘴边还剩一小块酥皮,超级迷糊的样子。

    虞然淡定地抽纸给对方擦了擦,“慢慢吃,不着急,吃完我们再回家。”

    “好叭,那崽崽想吃……”希希还没说完,他爸就略微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小胖希,先吃完再点,行?”

    希希眨眨眼,“你叫崽崽,什么呀?”

    虞然:“……小祖宗。”

    “真哒?”

    “真的,我娱乐圈第一真,从来不撒谎。”虞然说善意的谎言眼睛都不眨。

    希希小宝贝勉为其难地信了,低头认认真真地开始啃鸡肉,期待着吃完了再来一波。

    显然,小朋友能吃完这一堆已经很不错了,最后希希还是没能再点一波。

    不过相比起希希的遗憾,这条视频下的评论更令人关注。

    【讲个笑话,虞然,娱乐圈第一真,从不说谎。】【欸,曾经,我以为我虞哥是娱乐圈第一真,从不屑说假话,直到他有了孩子……】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各位兄弟姐妹看见了,这估计就是结婚后的改变叭!】

    【哈哈哈求生欲可以说很强了!所以你这又是何必,喊句好听的崽崽会怎样!】

    【欸,白影帝不在,希希都不哭了,想念……】

    【我靠,楼上是魔鬼吗?竟然想看希希崽哭?】

    【酒酒的儿子是叫荣荣吧?真的好可爱哦,我感觉他抬头的那一眼,充满了不知所措哈哈哈哈】

    虞然从头刷到尾,确定这些没有说孩子不好的评论后,扔下手机,眼不见为净。

    等差不多九点半的时候,虞然上楼,发现小朋友们玩得还很开心,没有想睡的样子。

    他干脆给小朋友们弄了一顿酒酿小丸子,小小的一碗,填填胃,免得半夜饿到。

    等小宝贝们都疯完眼皮子打架后,虞然才上楼,给小朋友挨个洗澡,将他们扔在床上,一起齐齐地躺在枕头上,不到一分钟就齐齐陷入了深眠。

    胡酒是十一点多才赶过来的,他马上要出国搞演唱会了,各种行程安排都很紧,几乎没多少时间单独陪孩子。

    他上门的时候,还带着些歉意:“谢了虞哥,等这一阵我就休息了。”

    “没事,”虞然引着人上楼,语气淡淡,“我家小孩儿也需要和别的朋友玩一玩。”

    当然,不能长久的玩,虞然清楚,两个小朋友长不大,和别的小朋友可以相处一时,不能相处一世。

    不然,哪怕人家小朋友没有别的心思,他家的两个崽也会因为自己的特殊受到伤害。

    想着,虞然眼一沉,真庆幸,他家是有两个小朋友,不会太过孤独。

    胡酒上楼,小心翼翼用小毛毯将小孩儿裹起来,压低声音:“多余的哥你也不想听,以后有什么事,哥直接找我就是。”

    虞然心头一暖,“好,回去注意安全。”

    胡酒摆摆手,抱着小朋友很稳当。

    他低头看着睡得脸颊通红的荣荣,叹了口气。

    这个计划之外的小朋友,本来他也没打算现在收养的。

    虽然小朋友在节目中和他相处确实合拍,但胡酒最近忙成陀螺,自觉不是能养好一个孩子的人。

    本想等忙完了,一两年后,如果小朋友也有意愿,还没被别人收养,他就去收养。

    但没想到,他中间去找小朋友送礼物的时候,看见了一场福利院霸凌。

    因为带有缺陷,荣荣本来是福利院最透明不受喜欢的小朋友,别的小朋友也不将他放在眼里,但因为长得好看,他被节目组选去,给胡酒当了三天的儿子。

    在直播期间,福利院偶尔会一起看电视,恰好放到了这个直播。

    福利院的一个老师指着他们说:“看,这些漂亮哥哥们都是大明星哦,好多人喜欢,能赚好多钱,我们的小朋友多努努力,以后也可以像漂亮哥哥们一样的。”

    她的本意是让大家能乐观起来,但大多数的小朋友都看见了这些被选中的小孩儿多幸福。

    尤其是荣荣,被胡酒抱起来坐肩上,给他买好多吃的,讲睡眠故事,走前送给他好多小玩具。

    小朋友们嫉妒且不高兴。

    明明荣荣是这个福利院里最不受重视的,每次被推出去又被落选的人,凭什么可以拿到这么多好东西呢?

    于是小朋友被欺负了,小朋友有些缺陷,呆呆木木的还不会反抗,胡酒当时心底一气,抱着孩子就直接找院长说要收养。

    现在看来,决定还是有些草率了。

    想到这,胡酒突然抬头,在虞然疑惑的注视下,他犹豫半晌,还是开口,“虞哥,希希是不是,跟着福利院一起过来,才被你们看见的?”

    虞然点头:“是,我以前身边也没孩子。”

    这一点不需要避讳娱乐圈的人,他往几年行程满满当当,怎么看都没有希希的身影。

    只不过因为他俩比较强势,没谁多在意,怎么出现的亲生儿子而已。

    胡酒咬牙,压低声音:“我家荣荣哪哪都好,就是有些发育障碍,可以治,就是花的钱多且时间长,所以一直没被别人领走,在福利院待了五年。”

    虞然疑惑:“怎么了?”

    胡酒看了看门内,有些担忧道,“希希这么好看也没被选走,哥你最好有时间带希希去检查一下。”

    他自觉自己说得不太好听,但希希长得是真的好看,好看到肯定有人愿意为了他花更多的钱,可到现在都没被领养,其中肯定有隐情。

    虞然了然地点点头:“这个我知道,已经在准备了,谢谢。”

    他说得很真心,知道对方愿意说这个,也是交心了的。

    不过他不怎么担心,小朋友不是一般人……

    “啊对,福利院的小孩儿都有些爱抱团,我去的时候我家荣荣还被欺负了,虞哥注意下小朋友,有没有受到什么心理创伤……”

    胡酒临走之前给虞然说了说自己孩子的情况,让虞然脸色都沉了下来。

    他不由得看向门内,两个小宝贝紧紧抱着,睡得很香甜。

    但虞然却开始担心起来。

    希希说了,他是来找爸爸的,一个世界可以长大一岁,那……他什么时候来到的这个世界?

    一一是三年前被白珩家里捡到的,那希希呢?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希希是不是也受了不少苦,所以才看见他态度不好,哭了?

    他们就是三年前来的,还是很早就来了,三年前一一才和白珩相遇的?

    虞然越想心越沉,低头开始编辑微信,脸色不太好。

    若是他早点去福利院……

    【系统:主角受好感值:100(时时紧盯的恶龙财富)】

    ……

    第二天,天刚刚透过窗帘照进,一一就感受到了这股光线,轻轻睁开了眼睛。

    他扭头,自己弟弟正乖乖巧巧地趴在枕头上,双手捏住什么东西,嘴巴还微微张开,看着超级可爱。

    希希睡觉不老实,这时候脚已经飘到枕头上了,只剩下胖嘟嘟的脸蛋和一一对着,带着酡红,超级可爱。

    一一悄悄伸手,摸了摸小宝贝脸上的红色,微微发烫,很软,超级好摸。

    一一红着脸,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刚打算悄无声息地掩盖过去时,身后传来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

    带着笑意:“醒了?”

    一一吓了一跳,转头才发现,他家小爸爸正在笑吟吟地看着他。

    说是笑也不确切,因为小爸爸不经常笑,只能从他淡然的面容上,看出他心情很好。

    一一先回头看了看希希,确定弟弟没醒后,比了个“嘘”的手势,被虞然抱着出了房间门。

    “今天起得这么早?”

    一一乖巧地抱着虞然的脖子,应了一声:“睡不着了。”

    虞然揉了揉小宝贝的头,将人放在餐椅上,去厨房拿早餐。

    他其实早就醒了,只是想多看小朋友一眼,弄好早餐又继续躺着看孩子。

    一一盯着爸爸的身影,看着爸爸忙前忙后,半晌后,小心地跳下了凳子,然后小跑到了厨房门口。

    “怎么了?”

    虞然盛稀饭的手一顿,下意识蹲下来,看着一一。

    一一抿抿嘴,踮起脚尖,在虞然脸上亲了一口。

    虞然略微惊讶:“早安吻?”

    “不是,”一一摇摇头,有些害羞又努力解释清楚,“昨天,一一没亲……”

    虞然愣了下,半晌才想起来小宝贝说的是什么。

    昨天,他半蹲下来,亲了希希,也被希希亲了,但是这个小朋友,站得远远的,被叫着也不过来,看着特别的稀奇。

    虞然想着,也问了:“怎么昨天不亲?”

    一一犹豫半天,声音轻轻的:“不,不想让你亲荣荣……”

    虞然眨眨眼,笑容扩大。

    他毫不犹豫地在一一的脸上个亲了一下,还和一一互蹭了一下额头,“你真乖。”

    这夸赞来得,一一脸瞬间就爆红了。

    他伸手,不用力地推了推虞然,没推开,也不吭声,像个欲拒还迎的小可爱一样,虞然忍不住又亲了几下。

    他神秘道:“不能给你弟弟知道哦,毕竟是不能随便乱亲亲的。”

    一一了然地点头,“一一,不会随便说的。”

    定下了一个秘密约定,虞然抱着小朋友去吃饭,顺道给白珩炫耀了下今天的事迹。

    另一边,正准备去剧本围读的白珩随眼看了下这条消息,瞬间沉默了。

    周围赶着过去的导演下意识停住:“白珩?”

    “没事,”白珩收起手机,语气带着遗憾,“错过了一个价值上亿的项目,有些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