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29章 顶流的小乖崽(5)(1)

    希希从小就是从蜜罐里长大的娇气包。

    他在主神界的时候, 虽然受好多好多人的欺负,但是会有哥哥帮他,宠他, 只要是他想要的, 哥哥都会想办法找给他。

    将小胖崽养得白白胖胖娇气爱哭。

    下界后,第一个碰到的爸爸是个高冷的豆腐心爸爸,虽然说着不收, 但每次崽崽一冒了个委屈的样子, 基本就被爸爸开始哄了。

    哄到心花怒放的那种。

    最开始希希还会受到各种外界影响哭一哭,之后基本都是大爸爸手贱骗崽,然后又哄泪汪汪的崽崽,希希也不委屈,反正大爸爸超级爱他的。

    因为一直都被这么宠着的, 一下子到了第二个世界,没看到哥哥, 没看到爸爸们, 希希当时心底就很委屈的。

    为什么他到了第二个世界,不能第一时间看到自己最爱的家人呢?

    之后, 希希明明都这么努力这么听话这么乖了,他还特别聪明地助了攻, 可是爸爸们还是对希希,态度不一样。

    小爸爸虽然看着对他很包容,但总有一种淡淡的隔阂在里面,他哄崽,也会不相信崽, 觉得崽崽不行, 什么都不会。

    大爸爸看着对他也很温柔很关心他, 但是希希能感觉到,大爸爸对他的那种疏离,大爸爸对哥哥很好很好,对崽崽就是别人家的讨趣小孩。

    这才一天的时间,希希就受不了了,他不想要没有记忆的爸爸,他想要以前把他当小祖宗的爸爸!

    希希眨眨眼,眼泪还是缓缓地流到脸颊上,“崽崽,呜呜呜不想要,不想要,现在的爸爸……”

    他说不清自己想要什么,他只能强调,自己不想要现在的爸爸,他想要以前对他特别好特别好,会给他买粥喝的小爸爸,想要会逗他陪他捡瓶子的大爸爸。

    他只要他们两个,他不找爸爸了!

    希希说着,挣扎着下地,白珩怕小家伙摔倒,也没抓紧,放的时候手虚虚地放在他周围。

    希希刚落地,就转身紧紧抓住哥哥的衣服,埋头低低地哭着,“哥哥,崽崽呜呜呜,崽崽想,想去,找,找好爸爸!”

    他想回去,想去天上找爸爸,不想在这里了。

    一一张张嘴,低头揉了揉小宝贝的头,“你要是不想,就不要爸爸了,我陪你去做好事,好不好?”

    希希扁嘴,声音更难过了,“可是崽崽想,想要爸爸!”

    一一有些难办。

    以前崽崽要什么,他都可以想办法,可这个爸爸就难办了。

    面前站着的,确实是小胖崽的爸爸们呀。

    他们已经有了新的经历了,他们会有崽崽熟悉的点,也就是印在灵魂里的爱,但他们也会有崽崽接受不了的点,因为他们成了一个新的个体。

    一个,可以对崽崽无限包容,但是人生轨迹里不会有崽崽的个体。

    一一没办法给他们恢复记忆,一一只能尽可能让希希感受到爱,可现在,关系还不太密切的情况下,好像有做不到。

    一向什么都懂的一一也懵了,抿抿嘴,只能不做声地努力揉揉小孩儿的头发。

    工作人员站在一边有些尴尬,这场面他想调和,可在场的两个大佬都没说话,他也不好说什么。

    连直播间关不关都做不了主。

    场面上,虞然依旧是那副稍稍阴沉的面向,看上去脸色很不好看,好像是真的不耐烦的样子。

    白珩笑容渐渐变浅,换了个蹲下的动作,看着小胖崽,似乎在思考什么。

    但他们都没有谁第一时间动作,只是看着哥哥哄孩子。

    【玩脱了吧,人家别的组都在高高兴兴闯关,就你们这出事故。】

    【我看完全程,只想说,这小孩儿应该缺爱吧,不然也不会逮着综艺里的明星叫爸爸。】

    【想叫就去祸害虞然呗,拉着我哥做什么?前面还说小孩儿和我哥的孩子认识,我看未必吧,谁知道是不是小孩儿胆子大胡乱攀亲戚呢?】

    【孩子的心里是很敏感的,他们能注意到谁对他们好或者不好。有的东西确实不能看表面。】

    【笑死,你的意思是我哥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别开玩笑了,他对孩子的时候脾气多好,还要我说?】

    【虞然那张脸从头到尾都一个样,估计是姓虞的吓到孩子了吧,欸,早叫他改改了。】

    【可这次好像是白影帝惹哭的孩子?或者两个都有?想不通,白影帝都这么温柔了,还会把孩子吓哭吗?】

    【我倒觉得,这孩子肯定是被宠大的,所以被两个不太宠的明星带着,就感受到落差,哭了。】

    弹幕还在分析着,不过因为小崽子哭起来不讨厌,反倒是很让人感觉难受,大多数不好的言论也都渐渐消失,开始问两个大人怎么还不哄孩子。

    这边,虞然等孩子声音停了不少,这才冷不丁地开口,“哭饱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带多少情绪,不过大多数的弹幕都开始停住了,不管是他粉丝还是黑粉,都感觉,他好像生气了。

    完了。

    难道这么漂亮的小胖崽就要被收拾了吗?

    粉丝一边担心孩子,一边担心虞然在综艺上掉粉,随时准备着控评。

    希希吸吸鼻子,慢吞吞地将脑袋从一一的胸口蹭上去,只露出一双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虞然,好像在辨别,虞然是不是真的生气了。

    虽然希希说着要换爸爸,但他还是很舍不得大爸爸小爸爸的,所以只是闹脾气,被哄哄就好了。

    要是,要是小爸爸还要凶他,他就真的不找爸爸了!

    那边,虞然得到了答案,一步凑近,一手抱着一个孩子,瞬间将小崽子全都分开了。

    希希满脸茫然,手还维持着抱哥哥的姿势,有些不明白虞然要做什么。

    “抱好。”虞然皱着眉说了一声,等两个小崽子都乖乖地搂住他脖子后,这才对着工作人员懒洋洋地开口,“跟导演说一声,这一期的积分我们组暂时不跟进了。”

    顿了顿,他看了眼白珩,“你儿子我得带走,你自己加油?”

    白珩:“……我想,这个家我还是有一丝位置的。”

    “随你。”虞然撇嘴,继续对工作人员道,“他们组也不跟了。”

    在观众和崽崽们疑惑的目光中,虞然迈着大长腿,直接朝着自己要去的目的地前进,身后,不远不近吊着一个白珩。

    跟拍愣在原地,面面相觑一眼,搞不清楚要不要跟。

    最后,还是导演一锤定音:“跟!他们让你们回来,再回来。”

    这边,虞然一路带着崽子,轻车熟路地走到了一片草地上。

    这里的草都很长,差不多可以齐虞然的膝盖,一个森林附近有一个这么茂密的草地,一般来说是很奇怪的。

    但虞然能知道这个地方更奇怪。

    别说他们搞不懂他要做什么了,白珩都有些不解。

    不过他心底被崽崽和大儿子说的忘记给填充满了,一时间反应还有些慢了半拍。

    虞然走到一个绝佳的地段后,将两个小崽子平平稳稳地放在草地上,一言不发地坐了下来。

    希希看了看四处的草地,眨眨眼:“做,做什么呀?”

    他还没好,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听着就让人心疼。

    虞然低头,不知从哪摸出一大叠的小纸片,上面有一大串的草编图案,每一个都栩栩如生,非常好看。

    他冷脸将小纸片递过去,冷笑一声,“你新找的那什么狗屁爸爸?能有我对你好?”

    希希:“?”

    虞然抬抬下巴,“选,选一个我当场做一个,我就不信,他还能比过我!”

    希希:“??”

    比,比什么?

    虞然说完,还将大崽也揪了过来,一视同仁,“好好选,然后告诉我,谁好。”

    一一:“……”

    弹幕:“???”

    【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这是你该有胜负欲的时候吗?】

    【恍恍惚惚,我一直以为虞然生气了要找个地方打孩子了,没想到……】

    【以后谁再说虞然脾气差我跟谁急!瞧瞧这小学生一样的攀比姿势,这叫脾气差?】

    【哈哈哈哈说我们崽崽不行的也出来,人家爸爸乐意惯着,有你们什么事呢?一个劲谴责孩子,你家四岁孩子这么知书达理能言善辩不哭不闹?】

    【突然好好奇,到底是什么,可以当场做……看着这环境,我有种……】

    【别了吧,他可别再把孩子弄哭了。】

    【只有我好奇,虞然哪来的这么多小纸片吗?他预料到自己会把孩子弄哭?】

    一一也很好奇,他低头,能看见这上面全是可可爱爱的草编图案。

    苹果,蜻蜓,小房子,小青蛙……

    物种齐全,少说也有一百来张。

    厚厚的一叠,每一个都特别的精致,一一好像,知道了什么。

    他试探开口:“爸爸?”

    虞然抬眸,闲散的坐姿有了些许的调整。

    一一指了指图片,眼睛亮晶晶的:“都是,准备送我们的吗?”

    这话说出来,希希也精神了,他趴在哥哥的肩膀上,看到了好多好多漂亮的小玩具,细看都没细看,赶忙抬头,眼巴巴地等着虞然说话。

    虞然沉默半晌,低低地应了一声。

    伴随着耳后的薄红。

    他从小就特别喜欢做这些哄人用的东西,甚至为此去报过手工班,厨艺班,虽然这些东西,和他这个人不太符合,但是虞然就是莫名地用心。

    也不是热爱,就是很用心,冥冥之中,他觉得若是不学,以后会很后悔。

    想到小朋友说的什么遗忘,找新爸爸,他心底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特别生气。

    于是,原本准备等这一期分开才送的小卡片,变成了就地取材哄孩子。

    不过这不重要了,反正,不管结果怎么样,他都要强盗地把孩子送回自己家的!

    两个小朋友更高兴了,就连看着成熟的一一也透出了喜悦,一起头靠着头地开始看图片。

    希希还得寸进尺地抬头,撒娇一般地问爸爸:“崽崽,能选几个呀?”

    “想几个选几个,”虞然大言不惭地答应了,“做不完回家送你,这些家里都有。”

    希希弯了弯眼睛:“好噢!”

    虞然下意识问:“你就没别的说了?”

    希希想了想,害羞地缩在一一身上,声音小小的:“崽崽,最爱爸爸啦!”

    虞然短暂地暂停了下,随后,眉眼肉眼可见的柔和下来,就连嘴边,也勾起了一抹开心的笑容。

    有点刺眼,对白珩来说。

    他凑近低头,瞥了几张图案,温柔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的攀比,“草的不经用,我会木的。”

    不知道是不是白珩过于有距离感,希希听着,抬头看了眼他,还是随心意的凑近了哥哥一点,低头不说话。

    白珩:“……”

    虞然嗤笑一声:“这次,是我哄好的。”

    也不知道在攀比什么,莫名的,他就想说那么一句话。白珩憋屈地几步路走到虞然旁边坐下,有些不高兴,强调,“是我儿子哄好的。”

    “是吗?”虞然睁大了眼睛,好像很疑惑的样子,“那不是我儿子哥哥?跟你有关?”

    白珩:“……”

    他低头,开始默不作声地拔草,动作灵活的编了起来。

    虞然本来还在悠闲地靠着草地等孩子看图呢,这边草有点高了,小朋友一坐下来,虞然连个脑袋都看不到,只能隔着草,想着他们在做什么。

    直到回过神,才想起来某影帝已经很久没出声了。

    他疑惑地转头,一眼就看见对方手中那精致无比的花圈,上面的花朵配色非常漂亮,也不知道是从哪摸到的花。

    “你做什么?”

    白珩悠悠地举了举手上的两个花环,语气特别欠揍,“哄孩子。”

    虞然:“?”

    白珩轻笑一声,“也不是只有你有一技之长。”

    虞然:“……”

    可恶,这该死的胜负欲!

    他咬牙切齿,正打算怼一句,那边,小胖崽已经抱着纸片过来了。

    “爸爸!”希希眨巴眨巴眼睛,将自己手中的纸片递给虞然,“崽崽,想要小鸟,小蜻蜓,还有,还有小青蛙!”

    孩子的声音仿佛一场及时雨,打断了这一场毫无意义的攀比。

    “可以,”虞然随手瞥了下这三张图片,看向随后跟来的一一,“哥哥呢?想要什么?”

    一一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和,和弟弟的一样就好了。”

    虞然再一次确定:“是你喜欢的?”

    “嗯,”一一点头,脸上带上了些许的期待。

    虞然对着小朋友招招手,两个小朋友跟着过来,他低头揪草,努力让自己温柔起来,“小蜻蜓好做,我带你们一起玩。”

    希希听着,高兴得鼻子都耸起来了:“好噢!”

    他小爸爸,好腻害啊!

    超腻害的小爸爸揪了做草蜻蜓的原材料,确定不会割手后,递给两个小朋友,然后低着头,很认真地教孩子,一步步的做蜻蜓。

    希希努力伸展自己的小胖手,有模有样的,突然,他感觉到自己脑袋上似乎被什么东西碰到了,很轻缓,但是有些重量。

    希希下意识抬头,看见了一点点的轮廓,而旁边的哥哥脑袋上,带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花环,一眼就击中了小朋友的心脏。

    他的大眼睛傻愣愣地看着一一,将人看得抬起了头,才惊叹:“哥哥,好漂亮呀!”

    一一看了看希希的头顶,“你的也很漂亮。”

    希希听着,下意识地想要将头上的东西拿下来。

    白珩含着笑,摸了摸小朋友的脑袋,“和哥哥的是一样的,喜欢吗?”

    希希点点头:“喜欢的。”

    不过说归说,在白珩跟他说话的时候,小家伙竟然有些拘束了起来,低着头又认认真真地跟着小爸爸学习做蜻蜓,好像,这个花环并不是那么的喜欢。

    白珩垂眸,看上去似乎有些失落,就连原本揉着一一脑袋的手,也渐渐放轻了力道。

    小家伙还挺不好哄。

    白珩想着,摇头失笑,伸手搂住希希,“不喜欢的话,爸爸给你编其他的好不好?小爸爸不会的那种。”

    希希抿抿嘴,低着头一声不吭。

    倒是虞然,闻言抬了抬眼皮,手中的动作放慢了起来。

    白珩这下可愁了,他心底渐渐慌乱起来。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好像他胸有成竹的手段都没了用处,若是在不想办法,他可能会失去什么,他很重要的东西。

    白珩下意识地沉默下来,他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希希需要什么。

    他没有哭了,被哄好了,可他也不再乖巧听话的和他撒娇了,有了距离感。

    白珩一向用那带着距离感的微笑,拉开自己和人群的距离,可真当被别人用距离感拉开距离的时候,他竟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场景内的四个人都没有开口,气氛莫名的尴尬起来。

    一一有些担忧地看向希希,希希到了一个步骤后停住,声音小小的,“喜欢的。”

    再多的,小朋友也不说了,这让白珩很失落。

    同样得到了小朋友的喜欢,虞然得到了一句最喜欢爸爸,他却连爸爸都没有。

    白珩心下一沉,甚至怀疑,小朋友还没原谅他。

    不过现在看着小朋友似乎又专注地跟着虞然学习编草了,白珩张张嘴,还是没开口。

    就是凑近了两个孩子一点,低头自己做自己的事。

    【我去,我们白哥好卑微啊!都拿花环送出去了,怎么连个爸爸都没有?】

    【就是,虞然还拿到了最喜欢爸爸呢,为什么白哥什么都没有?】

    【首先,节目组给希希分配的爸爸是虞然,其次,刚刚不是你们不稀罕叫爸爸?最后,粉丝归粉丝,劳烦高贵的白糖姐姐千万别扯小朋友,人家才四岁,受不起。】

    【有一说一,你们在弹幕上说人家熊就该打一顿,你看看人家搭理你们吗?你看你们抱不平的蒸煮理你们吗?少管别人的闲事吧。】

    【不过……我感觉白影帝现在好像很难过欸,话少了不说,脸上的笑容都没了。】

    【不过更真实了,看着这时候,我才发现,他以前的笑,是真的很书面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