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卷 第十六章 劫村(1)

    “爹。。。娘。。。”

    小元宝流着眼泪,四肢不断的向前抓挠,想要回到父亲的身边。

    “放开我!放开我!”

    小元宝的父亲想要从钳着他村民中挣脱,身边的三名村民死死的抓住他。

    “四叔,冷静点!小月不会有事的!村长马上就来了!”一人坐在地上,紧紧的抱着他的大腿,抬着头说道。

    “怎么冷静?那是我女儿!”灰衣男子嘶吼道,眼神中散发出无尽的愤怒。

    元宝是小月的乳名,灰衣男子云元白的女儿。

    周围的村民有的拿着锄头钉耙,有的拿着菜刀,有的拿着擀面杖,呼呵声此起彼伏。

    突然间,所有人安静了下来,纷纷让开一条路。

    “村长!快让他们放开我!我要去把那厮撕成碎片!”

    云长福看着被三人紧紧包裹的云元白,板着脸没有说话,仰头看向客栈二楼,小元宝圆滚滚的小身体悬空在窗外。

    “这位朋友,我是本村村长云长福,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好好商量,不要欺负小孩子!”云长福走到窗台下冷冷的说道。

    “云爷爷。。。呜呜呜。。。”小元宝看着云长福哭的更加的厉害了。

    项田揪着小元宝的衣领,摇晃了几下,露出头说道:“你一人上来,我们好好谈谈!其他人,滚远一点!!”

    几名村民立马围拢上来,似乎想要冲上去,云长福手臂一抬,挡住了村民。

    “放心,有我在,你们让周围的村民散去,把老四用玄铁链条绑起来,拖远一点,别来碍事!”

    周围的村民相视一眼,四散开去驱赶周围的村民。

    “咚。。。咚。。。咚。。。”

    云长福木质拐杖敲击台阶的声音缓缓传来,危开城放下手中的茶杯,侧过头,看着门口,手中的扇子缓缓的扇动。

    “嗯,嗯。。。”

    小六子被白色细线缠住嘴和四肢,躺在地面上,听到木杖的声音,嘴里发出呜咽声。

    “给老子安静一点!”项田一脚踢在小六子的肚子上,小六子整个人因为疼痛,蜷缩成了一团。

    云长福缓缓走到房内,看着两人缓缓说道:“两位好汉,不知我们村里人哪里得罪了二位,我先在这里赔个不是,还望二位好汉,大人有大量放了两人,有何事找我便是!”

    危开城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轻柔说道:“你们村,山好,水也好,我们兄弟二人想要长居于此,还望村长行个方便!”

    云长福眯起眼睛,双手杵着拐杖说道:“我们古云村向来不接纳外村人,如果二位好汉想要找居所,缴足银两,可以在这客栈短期居住。”

    村中的客栈是由村里人一同开设的,进山采购稻米的商贾可以短期居住在此。

    项田抽出腰间的长刀,刀刃抵在小元宝的脖子上说道:“老头,我看你会错意了,我哥说的是长期居住,而且,你还要退位让贤,让我哥当村长!”

    听着项田的话语,云长福瞬间明白了过来,这二人想要控制整个村子。

    “可以!让位之事需要选一个良辰吉日,二位不妨小住几日,待我选择好时辰,再让位给这位好汉!”

    “你这老头,该不会是想拖延时间,好出去找帮手吧!”危开城看着云长福冷声说道。

    云长福揉捏着胡子,“哈哈哈,荒野山村,山高皇帝远的,最近的城镇一个来回都要几个月,我如何寻找帮手!”

    危开城从长袍中取出一个白色瓷瓶,倒出一枚丹药,丢在云长福的脚边。

    “放心,慢性毒药而已,每个月我都会给你解药。对了,这小子,和这个小孩也吃了毒药。”危开城说着,脚踩在了小六子的背上,慢慢的旋转着,小六子冷汗不断的从额头间冒了出来。

    危开城在老鬼身边呆了那么久,毒药是他向老鬼索取的。

    云长福弓身捡起了地上的丹药,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张嘴吃了进去。

    “嗯,有点小苦。好了,药我也吃了,可以把他们放了吧!”

    “哈哈哈哈。。。五弟,我们距离成功控制这个村子,就差最后一步了!把小孩丢出去,看看有没有高手前来搭救!”

    老鬼给的丹药不够全村人服用,只能先控制其中关键的人物,只要试探出村里隐藏的高手,将其击杀,控制村子十拿九稳。

    项田三两步走到窗台边,一把将小元宝丢了下去。

    “小月!!”云元白嘶吼一声,双臂虬龙暴起,怒喝一声,挣断了玄铁链条,四周的村民伸手想要抓住他,但是他几个闪身,便消失在了眼前。

    小月!小月!

    云元白心中不断的呼喊着,但是小元宝距离地面越来越近,眼看头部便要撞击到地面。

    “噗!”

    云元白向前一扑,双手距离小元宝还有半米的距离。

    “小月。。。”

    云元白两手空空,眼泪瞬间流淌而下,四周的村民纷纷汇拢过来。

    小元宝哭喊着跑向云元白,云元白一把将她紧紧的抱入怀中。

    漂浮的白扇悬浮了一段时间,掉落在了地上。

    距离太远,好在赶上了!

    安修竹站在一侧墙后,看着三十米外的客栈,赤红的双眼,慢慢恢复成了黑色。

    安修竹的万千世界可以控制十米范围的物体,可是三十米的距离远远超出了他的运行范围,只能借由血灵瞬间增强控制范围。

    “二哥,白扇!”项田看着地面上掉落的白扇,向着危开城惊呼道。

    “果然!此人果然是古云村之人!就是他牵连了我们兄弟,害我们分散在无尽的深山中!老头,想保护村里其他人,还要加一个条件!就是使用白扇的人交由我们处置!”

    “哦?”云长福眉毛轻轻一挑,看向窗外。

    楼外,云元白轻轻擦拭小元宝的眼泪,抱起她,将她交给了一位村民。

    云元白一把抢过擀面杖,怒气冲冲的跑进客栈,三两步窜入房间。

    “是谁?竟敢伤我女儿!”云元白赤红着双眼,举着擀面杖,指着眼前的二人说道。

    项田挥舞了几下手中的长刀,看着危开城说道:“二哥,村里人少有教养,杀几人,立立威风!”

    “可以!”危开城缓缓的扇动折扇,冷冷的说道。

    项田慢慢的走近云元白高声喊道:“小子,找死!”

    身体化为一道残影,绕到云元白的身后,一道劈砍了下去。

    “砰!”

    云元白瞬间转身,五指犹如铁钩一般,狠狠的抓在了项田的右手腕上。

    怎么回事!不可能!

    项田看着自己的手腕被钳住,稳稳的停留在半空中,任凭他怎么用力都无法移动半分。